1. 数字观察首页
  2. 互联网

收购TikTok谈判陷僵局,有一竞购方称可以不买算法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当外界认为TikTok的收购谈判已进入尾声时,我国调整发布《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其中限制出口部分的“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条款,被媒体解读为直接针对TikTok算法技术。

《华尔街日报》当地时间9月1日援引消息人士称,新规的出台,让收购谈判陷入僵局。

收购TikTok谈判陷僵局,有一竞购方称可以不买算法

《华尔街日报》1日报道:TikTok谈判因算法命运而陷入困境

报道称,在中国新规的出台以前,TikTok的核心算法一直被认为包含在交易之中。

一名熟悉谈判的消息人士表示,对竞购方而言,“没有算法的TikTok就如同用着廉价引擎的豪车”,因为TikTok很大一部分价值在于其核心算法,若交易不能将算法包含在内,将完全改变他们收购TikTok的愿景

另一位与竞购方关系密切的人士称,如果无法通过收购得到算法,交易很可能无法进行下去。

但也有人透露,其中一家竞购方仍然可以买下不含算法的TikTok,然后为其编写新的算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28日我国新规出台后,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曾于31日透露,TikTok已经确定了买家,最早于9月1日宣布交易。但显然,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得以实现。9月1日,彭博社又援引消息人士话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正在权衡新规带来的影响,正在考虑其他的选择方案。

近年来,TikTok在美国业务发展迅猛,根据今年8月下旬TikTok提交的一份文件,TikTok在美国的月活跃用户数已达到1亿,这一数据相比2018年1月上涨了近800%。有行业分析师认为,拥有强大的核心算法是TikTok成功的关键,该算法能够根据用户偏好向他们推荐不同类型的内容。《华尔街日报》称,作为TikTok的“秘密武器”,正是这些算法引发了用户对TikTok的浓厚兴趣。

美国旧金山初创企业投资者、曾担任科技公司高管的尤金·卫(Eugene Wei)认为,TikTok的成功是字节跳动掌握人工智能技术的结果。TikTok能够观察用户如何与视频进行互动,而后将结果反馈给算法,使得应用能够给用户提供高度个性化的内容。

现在,谈判各方都在试图弄清楚算法的转让是否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倘若需要,中国政府是否批准也依然存疑,种种复杂的问题,都让交易快速达成变得不大可能。

8月30日,在新规公布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曾表态称将严格根据国家法规,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消息人士称,字节跳动正向中国政府了解情况,如果TikTok算法包含在新规的限制范围中,TikTok的收购案将如何进行下去。

目前,参与TikTok竞购主要有两大集团,其中一方是微软与沃尔玛组成的联盟;另一方面,甲骨文(Oracle)与包括红杉资本及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在内的投资者进行了合作。

27日,美国媒体曾透露,字节跳动出售TikTok在北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业务的交易可能会在未来48小时内达成,交易规模可能在200亿美元至300亿美元之间。然而我国颁布的新规又给交易增加了变数,彭博社分析称,考虑到中国政府的审批需要时间,出售TikTok的交易可能会被推迟至11月美国大选之后,TikTok的交易能否最终达成,目前仍无法确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手推动“强买强卖”TikTok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发威胁。9月1日,特朗普坚称交易截止日期必须为9月15日,且联邦政府必须得到一份“丰厚补偿”。

8月30日,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调,中方颁布《禁止或限制出口的技术目录》的主要目的是规范技术出口管理,促进科技进步和对外经济技术合作,维护国家安全。

赵立坚强调,美方企图对非美国企业采取经济霸凌和政治操弄的伎俩,无论是政治胁迫交易还是政府强制交易都无异于巧取豪夺,不仅违反市场原则和国际规则,也是对美方自己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的讽刺。

相关阅读:

张一鸣重新考虑TikTok前景 甚至有可能拒绝出售

据知情人士周二透露,字节跳动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一鸣正在重新考虑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命运,最终甚至选择不出售其美国业务。

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的监管团队和交易谈判代表正在对TikTok的收购方案进行讨论,希望促成一笔能够赢得政府、收购方、风险投资者以及字节跳动本身批准的交易。

微软和甲骨文始终在就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进行深入谈判,他们在提交提案的同时,也在寻求特朗普政府的收购批准。微软正在与沃尔玛联手竞购,而甲骨文则赢得了红杉资本等风险投资者的支持。

收购TikTok谈判陷僵局,有一竞购方称可以不买算法

不过,由于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促使张一鸣可能在美国规定的最后期限之后继续拥有TikTok美国业务,甚至选择不出售该业务。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这场谈判异常复杂,最终协议可能拖到美国11月大选之后达成。

《中国科技巨头》一书的作者、硅龙风险投资公司创始人丽贝卡·范宁(Rebecca Fannin)说:“从一开始,张一鸣就想要建立一家全球性公司。如果没有美国市场,他就无法实现这个雄心壮志。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思想独立的企业家。他可能最终决定不进行这笔交易。”

知情人士表示,相关谈判充满了变数,张一鸣仍有可能继续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他还可以与收购者谈判交易,但可能因其他原因而无法完成交易。

张一鸣有几个理由抵制出售TikTok。首先,他和字节跳动根本不需要这笔钱。创业跟踪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私人持股的字节跳动估值已达1400亿美元,据说2019年营收超过170亿美元,净利润超过30亿美元。投资银行家已经开始向张一鸣的团队游说在中国内地或香港上市的可能性,这会使张一鸣的净资产增加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美元。

其次,如果选择卖掉TikTok美国业务,张一鸣可能永远无法在美国市场取得成功。他将被迫放弃对TikTok美国业务的控制权,该应用在美国拥有超过1亿用户,并即将开始实现货币化。如果TikTok在美国被禁止,直接结果是从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架,软件更新停止。此外,制裁还可能切断TikTok对本地云服务的访问,而这对维护数据和流媒体服务至关重要。

不过,即便被禁,美国青少年仍然可以下载TikTok,绕过美国的限制从国外获得软件。与此同时,TikTok可以继续在世界其他地方运营(除了印度),并进一步发展业务。这也为其将来重新进入美国留下了可能性。

另外,字节跳动正寻求利用美国法律,看看能否拖延特朗普的禁令。Eurasia Group地理技术高级分析师陆晓萌(音译)表示:“张一鸣正押注法院会发出禁令,希望能让此案在最后期限之后,甚至特朗普总统任期结束后结案。他最后的希望是,在白宫‘不正常’时,美国法律体系仍能起到护栏的作用。”(小小)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观察者网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数字观察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ziguancha.com/30240.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