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数字观察首页
  2. 区块链

NFT改变音乐行业?音乐人说还早

NFT改变音乐行业?音乐人说还早来源:音乐财经

作者:小鹿角智库

要点:

1. 对于NFT给音乐行业带来的影响,市场情绪可能过于乐观;

2. 独立音乐人的时间精力有限,NFT无法成为他们重点投入的领域;

3. 对于厂牌和公司来说,为艺人发行NFT是一种新的宣发模式,平台和厂牌双方都能从中获益;

4. NFT市场可能会存在公司与艺人签约、分成等旧模式,行业规则恐难以改变;

5. NFT市场将面临供过于求的局面,人为干预并筛选的结果是,平台倒退回中心化的运营模式;

6. NFT虽然借助了全新的技术,但本质还要回归到内容本身。

NFT市场在“元宇宙”的概念下脱颖而出,各界巨头、资本以及新兴玩家开始争相布局。到现在,元宇宙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以NFT为代表的Web3概念成为潮流。NFT的发展也从市场疯狂热捧,到现在趋于理性,开始在应用上探索新的场景。

越来越多的人通过NFT赚到了钱,音乐行业也是如此。

潮爷Steve Aoki、狗爷Snoop Dogg、鼠爷Deadmau5等众多音乐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叹NFT为他们带来的收入之多。Steve Aoki甚至表示,通过NFT赚的钱比他在音乐行业里10年赚的钱还多。Snoop Dogg更是将其厂牌Death Row Records的歌曲下架主要的流媒体平台,准备通过NFT的形式让这些歌曲重焕新生。除此之外,老牌音乐人Bob Dylan、Dolly Parton等,都发布过消息表示即将迈入NFT领域。

巨头们更是动作频频。

“三大”已经与各类NFT平台达成合作协议,“音乐迈向NFT、走进区块链”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借着概念的火爆,胡彦斌、张楚、腾格尔、罗大佑等众多音乐人在国内的TME数字藏品平台“至信链”上发布了数字藏品,即售即空。

在音乐行业,NFT的应用百花齐放。有人以NFT形式发布新歌新专辑、有人出售NFT形式的独家歌曲小样和片段、有人打造NFT纪念票、还有人把演出的回忆打造成了NFT徽章……

“数字经济学之父”Don Tapscott在《区块链革命》一书中把音乐列为区块链在金融领域之外的第二大应用。的确,在NFT概念盛行的当下,音乐的发展有了新的曙光。例如,歌曲的版权分配愈发清晰透明,音乐人也能摆脱流媒体的“束缚”,不再过度依赖播放量赚钱。

“NFT即将改变音乐行业”的说法越来越普遍,市场上叫好声一片,未来似乎马上就要到来……

但目前来看,真正通过NFT获得巨额收益的还是头部明星们,被市场关注的也是那些大资本、大集团,独立音乐人想要从中获益并不简单。在NFT市场经历了巨大起伏之后回归理性,事实究竟如何?国内的音乐人们如何看待NFT,又对它有什么不一样的思考呢?

高嘉丰:《We Don’t Need NFTs》

NFT改变音乐行业?音乐人说还早

高嘉丰是国内最早一批尝试发行NFT的音乐人,在海外NFT平台Opensea上发布了一件名为《Emotional Dance Music》的7秒可视化音频NFT。

对于自己的早期尝试,高嘉丰将其解读为“在新的平台、新的协议中播下一颗种子”。他认为,对于音乐人来说,去观望NFT市场,倒不如去尝试、去创作。

然而,沉淀之后,高嘉丰在即将发行的新专辑《早期科技》中,却包含一首名为《We Don’t Need NFTs》的音乐。他解释道:“每当有一项新的技术出现,人们总是带着无限的热情去推广它。但是如果冷静下来,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这项技术在普及后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并不是在反对NFT的应用,而是带给市场一种脱离热潮后回归理性的冷静思考——NFT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部分音乐人能够从中获利,势必也有部分音乐人的利益被牺牲。

一方面,人们的精力是有限的,对于不了解这个领域的人来说,他们更愿意相信权威的指导,比如依靠潮流、榜单或者推荐来选择购买;另一方面,在这个人人可以铸造NFT的时代,供给远远大于需求。

因此,我们在NFT领域,即便是实现了技术上的去中心化,但在内容上依然难逃中心化的趋势。

此外,NFT的价值依靠社区的参与度和文化共识。

音乐人的NFT作品需要长期维持,如果独立音乐人只是为了短期内“收割韭菜”,而不继续维护通过NFT衍生的社群,那么这些藏品很快就会失去价值。

对于未来关于音乐NFT的计划,高嘉丰表示自己会继续保持警惕的态度,但也会选择在最合适的时间,找到最适合以NFT形式发布的内容。“现在可以把任何东西NFT化,但我在等待一个灵感,如果有一个最适用于NFT的形式,那我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他说。

孙大威:NFT是另一个开始

NFT改变音乐行业?音乐人说还早

孙大威通过华语NFT交易平台Fansi发布了《Kill Me Sweetly》《Wadded》《Jurchen》三件音乐NFT,均选自他在三个不同时期制作的代表性8 bit音乐,且配有自己制作的视觉呈现。

他评价NFT为“科技+人文”,通过科技的手段,呈现音乐内容。而这也刚好符合电子音乐的特点——以科技为媒介,表达人文情感。如此,电子音乐人发行NFT就变成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生活中,孙大威有收集古币的爱好,他将这件事和数字代币关联在一起。“当我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好像触碰到了历史。在得到NFT的时候,我也会感到与它的联系。当推出一件新的东西,它能带给人的不一定是形式上的震撼,而是艺术和心理上的震撼”。

NFT的出现对于音乐来说,就像从实体到MP3再到流媒体一样,也许会成为一种新的形式。处在NFT的发展初期,他表示:“我愿意接受新的东西,也刚好遇到了一个契机,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做这件事。”

这一观点为内容创作者们揭示了NFT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演变——NFT这一新形式,终有一天会成为市场上的常态。

设想一下,在未来,大公司们频频参与其中,与艺人签约发行NFT,依然会产生版权分成等问题,最终,行业还是回归到传统模式。所谓“NFT改变音乐行业”或许只是美好的憧憬罢了。

关于后续的计划,孙大威表示NFT会成为新的开始:“我不会再发以前的歌,可能会为NFT专门制作独家的音乐。但目前,我还不指望靠它赚钱。”

Asia404:NFT是流媒体的互补品

NFT改变音乐行业?音乐人说还早

看过诸多国外电子音乐人发行NFT的成功案例,再加之受疫情影响难以举办线下演出,Asia404的主理人Tommy决定让旗下艺人在国内尝试NFT。他认为,作为一个艺人管理公司,尝试NFT,对Asia404来讲具有战略意义,一是希望NFT能够帮助旗下的艺人宣传造势,二是NFT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变现渠道。

目前,在国内NFT平台umx上,该厂牌旗下的DJ Sally李莎丽已经发行了新专辑的“音乐盲盒”,集齐三款后能够兑换签名MV的数字藏品。“盲盒”的玩法也是为了迎合Sally年轻粉丝群体。

据悉,此次新专辑策划之初厂牌就已经在筹备发行NFT。《元气宇宙》这张专辑就是为了贴合目前“元宇宙”这一火爆概念推出的,音乐内容也符合新鲜科技的主题。”Tommy表示,未来可能会举办厂牌虚拟音乐节,尽可能多地探索音乐与新技术结合的新场景。

选择尽早“吃螃蟹”,也并非没有担忧。

Asia404担心粉丝对NFT的接受度和热情度可能不如传统专辑,所以他们把价格定在了一个更容易接受的区间内。NFT发行之后,结果令人惊喜,粉丝预售量超出2000份,公开发售后1秒售罄。此次试水,也为Asia404日后结合NFT方面营销提供了方法论。

关于NFT对音乐的影响,Tommy强调了其宣传意义。他认为,NFT在短期内无法成为收益的中坚力量,与流媒体的长线收益相比,NFT更像是赚快钱,是流媒体的互补品。

目前,Asia404对于NFT的布局已经做出全局性的规划,将为旗下不同艺人打造数字藏品,与不同IP联名、且合作不同的平台。Tommy认为,平台和厂牌已经形成了相互依赖的局势——厂牌发行的数字藏品需要平台做推广,平台也需要厂牌提供内容和粉丝群体。

当然,NFT市场乱象犹存,Asia404也在期待一个法律政策更全面、技术水平更完善的市场。

总结

显然,在资本和业界巨头面对泡沫仍然疯狂布局之时,国内的独立音乐人和厂牌们要冷静得多。

一方面,是随着NFT的概念愈发普及,市场认可度显著提升,但人们开始发现,这项技术并没有理想中的富有革命性;另一方面,是排除政策的影响,NFT对于非头部、小众艺人创作者来说,带来的价值仍然有限。

目前来看,在音乐NFT市场真正收获颇丰的还是那些拥有巨大流量和影响力的明星。这场狂欢,就像是只换了舞台,但聚光灯下的人还是那些曾经在名利场取得了胜利的人,如何让NFT造福于金字塔中腰部音乐人?这值得深思。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奇幻空间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数字观察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ziguancha.com/154827.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