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数字观察首页
  2. 区块链

NFT,旁氏新乐园里的典型和非典型

NFT,旁氏新乐园里的典型和非典型本文作者:墙灰

来源:墙灰AsHOnthEWaLL

Ash drop2之后,Pak遇到了生涯最大危机。

由于智能合约的问题,原本是重大利好的Ash drop2遭遇了惨烈的gas灾难,再加上大量的机器人抢跑,造成了本年度NFT领域非常糟糕的一次铸造体验。虽然赔偿措施很快推出,但很多参与者和老藏家并不买账。事实证明,这次糟糕的体验,仅仅是一个导火索。

很快,Pak社区内部出现前所未有的分裂,很多积蓄已久的情绪爆发,不少社区KOL们开始对Pak进行猛烈的批评,有些甚至被踢出社区、被收回身份,而接踵而来的是巨鲸砸盘,KOL发推dis,矛盾公开化。

与此同时,Ash价格,暴跌80%+,跌入“史前”的价格区间。

另一方面,merge的交易额突破1亿美元,市场对Pak作品的需求似乎仍然旺盛。

作为NFT应用边界的开拓者,同时也是艺术NFT的领军人物,Pak和他创造的生态和品牌正在经历一次大洗盘。

而Pak和他的ash生态系统,能否渡过这次“死亡螺旋”式的大劫?Pak的持有者们,真的理解Pak吗?

与此同时,万众瞩目的行业“标杆”Bayc虽然出发较晚,却步步为营一路向上。

对于长距离的跋涉来说,在同一点出发,微小度角度差异就会造成几千公里的终点差别,对于NFT项目的马拉松来说,也是如此。

借这篇文字,小灰灰想和大家讨论一下NFT的“旁氏“(非贬义),并通过Pak和Bayc两个项目来阐述一下。

1、NFT:旁氏新乐园

首先,几乎所有NFT项目,都是“旁氏”结构。

这里的“旁氏”,不是贬义词。从荷兰东印度公司第一次发行票据开始,“旁氏”已经是人类“创新”活动必不可少的兴奋剂了。

NFT作为一种有潜力渗透到几十亿人的新型媒介,迅速变成旁氏系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毕竟这里的想象空间比币圈更大,社交、艺术、娱乐、虚拟人、电商、广告、时尚,任何穷尽人类想象力的活动都可以在这里讲故事。

而最大的故事会是“元宇宙”。Metaverse,意思是beyond-verse,也就是超越真实宇宙的宇宙。那简直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啊。任何的牛皮,只要你能想到,都可以在这里吹。Coinbase创始人说NFT很可能超越币圈,说的非常有道理。币圈故事会多少还需要讲点技术,说点逻辑,元宇宙故事会没别的,就是彻底撒开腿儿吹。

但讲故事是一回事儿,故事能让人掏钱就完全是另一个层次的事儿了。

李大师的名言,“韭菜的共识也是共识”,在NFT同样屡试不爽。但千万别小瞧了韭菜,韭菜不等于傻子。相反,NFT的韭菜都是些脑子活络,敢于尝试新事物,有一定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真正人云亦云的傻子,目前还接触不到NFT的cx。

所以“韭菜”是看得懂NFT的“旁氏”结构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买NFT?

统一的答案, “utility”。

具体来说, “utility”也分两种,小灰灰暂且称为“短期utility”和“长期utility”。

“短期utility”,简单来说,就是买这个NFT,可以得到另一个NFT的空投/白名单,然后得到一种新token的空投,然后得到另一个NFT的空投/白名单,然后更多的token空投…… 每一个项目在每一个层级,都需要更多的人和钱进来,没有比这个更“旁氏”的结构了吧?

然而“爆雷”是大部分“旁氏”必然的结局,只有少数例外。

这少数例外,就是“Ponzi till you make it”,最后真的能实现“长期utility”的项目。

“长期utility”, 现在通用的说法就是我要开发一个游戏,搞一个自己的宇宙,然后所有之前发行的NFT也好,token也好,能在这里面使用,那就算达到“元宇宙初级阶段了”。

韭菜们认为有能力达到“元宇宙初级阶段”的项目,就是蓝筹,就是下一个比特币以太坊。记住,“韭菜的共识也是共识”,BAYC 长期维持100+ ETH的地板说明市场的共识非常坚定。

所有现在持有NFT的人,小灰灰认为都是看到了未来的人。但就像之前文章提到过很多次,看到未来不等于看清楚未来,更不等于就能躺赢。

如果你的项目“短期utility”做好了,你可以笑到现在,“长期utility”做好了,你才可以笑到最后。

这里有三个风险。

第一个是选择风险。

千千万万的项目,99%永远不能达到“长期utility”,有潜力达到的项目,要么有先发优势(已经发车而你大概率不在车上),要么是新项目配置全明星团队+顶级资源(共识已经形成,车票靠抢或者已经priced-in)。

好在永远有下一个项目,但前提是你要有足够多的流动性,用web2崛起时VC的方法,分散下注。这个策略的结果,是钱越多命中概率越高,钱少流动性枯竭则基本靠烧香拜佛。

简言之“有钱的越来越有钱”。对于普通韭菜来说,在“掘到”第一桶金之前,只能靠掘到第一桶金。

第二个是执行风险。

就算你很幸运或者很有钱,在“蓝筹”的车上,仍然很难“躺赢”。

因为像“元宇宙”这种全新的领域,“执行风险”实在太大。元宇宙是啥?没有人见过,只在梦里有。BAYC的40亿刀估值固然很夸张,但巨大如Meta的体量,多年砸下去几百亿美金,也没砸出个元宇宙的响来。你现在全仓买Meta的股票,就一定能躺赢元宇宙这班列车吗?更何况是一些成立了仅几个月的NFT项目,收到的考验实在有限。

当然,类似于BAYC, Azuki, Decentraland这样的项目处于非常好的位置,市场也给出了相应的定价,但这个定价只是投票,不是“包票”。BAYC的游戏可玩性高不高?有多少人会玩?能不能变成“猿宇宙”?都太难说了。

第三个是时间风险。

小灰灰觉得这是最大的风险。就算项目方非常给力,真的能做到他们承诺的,这通常也是2年3年甚至5年10年以后的事。Decentraland的地皮和mana小灰灰在17年就买入了,经历了多少“归零”,多少惨淡,即使拿到了现在也不能说有多么爆炸。

更多的项目,无论是项目方还是持有者,能经历几个牛熊仍然坚持吗?以前的白皮书,现在的roadmap,背后都是漫长的等待。

“不是因为看见而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才看见”是一句非常理想主义的话,非常适合洗脑尚且没有生活经验的年轻人。但是现实生活中,你见到过几个这么浪漫,这么富有诗意的人?

Holders和flippers,alpha和rug pull之间,都只是一念之差而已。

以上就是小灰灰认为的目前NFT市场的现状,无论是kevin还是frankfrank,无论是waifu还是meme, 也无论是元宇宙游戏还是艺术藏品,都逃不过“旁氏”(没有贬义),有前途的NFT项目,就是对“旁氏”结构的运营做得非常好的项目。对此,我们可以用上文提到的“短期utility ”和“长期utility”来验证。

2、非典型旁氏1:Pak宇宙的突然失落

Pak宇宙,在ash drop2之前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旁氏”。主要原因,是holder对“Pak宇宙”utility的想象,非常充分。

NFT,旁氏新乐园里的典型和非典型

看上图,pak的旁氏塔尖是2020年的60个1/1NFT,销售额总计几千美金。不多,但这是pak艺术宇宙的开始。

第二个drop X,300个NFT,收入几十万美金。

入局藏家增加5倍,收入增加几百倍。这些核心藏家,大都成为日后Pak NFT的主力宣传者。

第三个drop Fungibles,找到了苏富比合作,6000多个NFT,卖出1700万美金。又是几十倍的藏家和收入增长,pak开始进入主流艺术圈视野。

第四个drop pages/poets,65000多个NFT,收入7000万美金。Pak宇宙,正式发车!

第五个drop merge,31万个nft,9200万美金收入,pak一举超越beeple,成为在世销量第三高的艺术家。

到这里为止,pak宇宙的旁氏结构近乎完美,层层推进,体现了极强的爆发力。一年时间,pak从一个知名度不高的设计师变成了能在现代艺术史拥有一席之地的艺术家。

Pak的NFT作品,可以说是艺术类NFT的代表,出现在了各种主流媒体和展览中。他的discord频道,加入条件看命,逼格满满,一票难求。整个NFT领域,几乎找不到对pak的批评声音。

背后的原因,是因为大家对Pak的“utility”有非常丰富的想象和很高的期待,Pak吃尽了先发者优势的红利。

Pak早在2021年5月就完成了ash 的发行(激发了对“长期utility”的想象),并开创性得确立了ash这种NFT专属token的curate机制(“短期utility”的动作领先于大部分项目方)。

这种期待,使得Pak的作品价格和ash价格不断攀升。

但回顾起来,此时Pak宇宙utility可能更多存在于holder们自己的想象中。

由于Pak营造的神秘人设,他始终保持匿名身份,他的twitter和discord发言永远“含糊其辞”。所以他始终对其NFT的“短期utility”和代币ash的“长期utility”语焉不详。

而另一边,holders的需求却非常明确。

Pak NFT的holder们想要什么?

他们想要“短期utility”!

想要Cubes,poets等等NFT在之后drop当中能领空投,或者起码有白名单/抢跑mint权,想要后续艺术品购买的折扣,或者最最起码是有能进入discord频道的权力。

Ash holder们想要什么?

他们想要“长期utility”!

想要质押的激励,想要未来第一艺术NFT经济系统的溢价,想要未来顶级艺术家作品的无佣金无gas购买体验和优先购买权。

然而,Pak从来没有承诺过任何“短期utility”。

每次drop的规则,都是drop前几天公布,裁量权完全在Pak手里。往往这些“短期utility”都很“小家子气”。

而且,匪夷所思的是,从ash drop1开始,无论是Pak NFT holder还是ash holder的“短期utility”,突然没有了。

而“长期utility”更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Ash drop2 本来是对于Pak宇宙想象的一次集中大释放。集结了30位NFT领域的顶级创作者,只能用ash来购买首发作品,配合上之后的燃烧机制,可以说是后续艺术类NFT第一市场的基石。

作为Pak宇宙最重要的环节,本来,Pak可以在ash drop2中对所有NFT holder们倾斜,进一步巩固“短期utility”;同时,出一个清晰的roadmap,阐述ash作为艺术NFT第一经济系统的宏大愿景,画出Pak宇宙的“长期utility”,这样会大大增加ash的长期需求量。

然而,Pak为了“阔大持有者”基数这个“小目标”,采用了“人人平等”的机制,彻底消灭了长期holder对于“短期utility”的想象。

而且,对于ash“长期utility”的赋能,也完全没有在ash drop2中体现出来:用ash购买的艺术品,在二级市场主要的交易token仍然是eth,ash应用即没有任何手续费的优惠,也没用使用场景,使用ash首发购买更像是一次性的作秀。

持有者们的“长期utility”也幻灭了。

而且非常不巧,ash drop2的智能合约出了低级错误,大量ash holder手里拽着新鲜的ash没处花,导致ash开始砸盘,积蓄的情绪终于开始大爆发。

从市场反应看,Pak的宇宙似乎陷入了4步“死亡螺旋”:

1)“短期utility” 和“长期utility”的幻灭,摧毁了holder们的耐心(包括很多巨鲸),巨鲸、新买入ash但没用掉的新玩家、参与drop2而手里有大量ash的艺术家们,纷纷开始抛售。

2)由于Pak的大部分nft都和ash用燃烧机制深度绑定,ash价格的暴跌也带动了nft价格的暴跌潮,而这,又引发了ash价格的进一步暴跌。

3)Pak维持着伟大艺术家的人设,对价格下跌和批评采用了一种不屑一顾的强硬态度,进一步分化了社区,导致更多人的幻灭。

4)重复1)。

从旁氏结构和 utility的角度看,Pak的确是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但也不是说,Pak宇宙没救了。小灰灰甚至认为,Pak宇宙最终凤凰涅槃的可能性很大。

首先,哪怕从utility的角度看,Pak宇宙的问题属于明显的机制设计和执行问题(tokenomics设计缺陷和项目超发打破供需平衡),是可以补救的。

对此,小灰灰发现了一篇很棒的分析,来自Pak古早藏家@ABBBBBB_NFT,(https://twitter.com/ABBBBBB_NFT/status/1511930386515116032),他从代币设计和社区运营的角度列出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解法。

更重要的是,艺术类NFT的宇宙和其它类的NFT宇宙存在根本上的不同。

艺术类的NFT,可能根本不需要utility!

艺术语言积累到一定程度,是有可能形成类似“宗教”般的魔力,这种力量,可以远超“商业”的力量而不用遵守资本的逻辑。

通常来说,有天赋的艺术家往往不需要“普通人”的认可,也不需要“按规矩办事”。艺术是高于资本的存在,艺术家是高于商人的存在。

小灰灰觉得,作为最大艺术类NFT项目的操盘者,Pak不太可能突然就无法理解NFT的旁氏结构和utility的重要性。Pak对于他的主要受众——为赚快钱而来的收藏者们——的不断冒犯,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表演。

对创新和开拓边界的浓厚兴趣,使得Pak对一些已经形成规律的“常规操作”感到无聊甚至排斥。

他在discord多次强调,自己在媒介领域沉浮几十年,现在出现的一些“噪音”他早已习以为常,对他毫无影响,他仍然每天沉浸在自己的“创新”工作中。

我们可以把他的这些话理解为“自大”,“孩子气”,“不专业”,也可以超越NFT项目运营的角度,理解为“新媒介的艺术表演”。

或许,这是一盘更大更久的棋?

某种程度上,把Pak宇宙和其它NFT项目做对比或许本来就不合适。因为它们可能是两种不同的物种。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Pak宇宙从一开始的“完美旁氏”突然就变成了一个“非典型的旁氏”。

不过,为了说清楚NFT的旁氏结构和utility,我们还是再说一下更经典“更规范”的NFT案例,Bayc。

3、经典旁氏2:猿宇宙的崛起

从旁氏结构上来看,Bayc比Pak走得慢很多,到目前为止只完成了nft发行和发币两个步骤,整体上比pak宇宙慢了半年以上。

但Bayc走得更稳,大饼也越画越圆,把holders对于utility的想象一步步具像化。

从一开始,作为一个纯粹的pfp项目,Bayc没有“艺术包袱”。不需要故弄玄虚,也不需要有艺术人设,因为所有不想跑路的pfp项目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创造utility的想象, 创造utility的想象,创造更多utility的想象。(艺术类项目虽然本质也是如此,但“造梦”的手法比纯pfp项目要复杂很多)

回顾起来,Bayc的打法非常清晰:

1)成为pfp项目龙头,

2)发币,

3)猿宇宙。

想法不难,难得是每一步走得都很扎实。

在1)阶段,yuga labs非常专注,运营目标有且只有一个,维护他们的第一个NFT产品Bayc。所有Bayc的持有者都是yuga labs的超级VIP用户,通过向持有者空投Mayc和Bakc,不断维护和巩固Bayc holders的“短期utility”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和Pak不断发行平级NFT非常不同,yuga labs始终将Bayc作为核心IP,之后增发的Back和Mayc只是附属IP地位,无法和Bayc相提并论。

这样做,效果非常明显。

首先是回馈早期用户,通过满足“短期utility”留存了大量的用户;其次是“招新”,通过扩大NFT的总数量,招纳新的用户进社区。

我们来对比一下,Pak的NFT从来没有明确的核心和边缘之分,运营上一味追求“招新”而忽视甚至损害了早期用户的利益,使长期holder产生了被“背叛”的感觉。

Yuga Labs从空投NFT,到不断找明星代言,从来都是以Bayc这么一个IP为核心,使得holders和项目方的利益始终是协同的。

粗俗一点说,持有Pak,你需要服务Pak,持有Bayc,你只需要享受服务。哪个才是真正的web3精神?不重要。因为市场说:价格才重要。

在2)阶段,bayc经过几个月的预热,满足了空投apecoin的预期。在小灰灰看来,这是bayc彻底和其它pfp项目拉开档次的操作。

团队没有一味迷信web3所谓“fair-launch”的教条主义,反而对web2产品运营之道非常熟练。从舆论预热,到游戏试玩,到震撼空投,bayc非常有耐心和规划,用了长达几个月时间彻底执行了“宠粉”路线。

而在空投代币方面,yuga labs也不像大多数项目方的小家子气,直接给每个bayc持有者空投了十几万美元!

这种超预期满足“短期utility”的操作,给了持有者惊喜,也带来巨大的财富示范效应,激发场外用户对“猿宇宙”未来的疯狂想象,创造出超级旺盛的对于bayc和apecoin的需求。Bayc和apecoin在经历了短暂砸盘后,迅速拉升,避免了“死亡螺旋”。

在3)阶段,yuga labs通过敲定巨额融资和“泄漏”详细的规划蓝图,继续满足者持有者对“远期utility”的幻想。

从未来“猿宇宙”规划来看,内容无非是房地产、新NFT、游戏等内容,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但“全靠同行衬托”,yuga labs的运营能力实在是高出现在的web3竞争者一大截,把平平无奇的牌把把都打成了王炸的样子。

三步走完,Bayc已经遥遥领先。未来已来?也不一定。

Bayc体现出的巨大财富效应和商业机会,伴随着web2大危机的到来,越来越多web2“营销”团队甚至微商团队正在进入web3,web3运营的“竞争”必然将越来越激烈,web3这一池水也会越搅越浑。

从无到有到混沌再归于秩序,而秩序代表寂静和死亡。

后序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是一句很打鸡血的话,意思是就算你现在做不到,也要装出能做到的样子,直到你真的做到了为止。从这个意思上,NFT是真正的“摸着石头过河”:哪怕脚底下空空如也,也要浮游在水面,面露微笑和自信,装出脚踏实地的样子,口中默念: “Ponzi it till you make it”。

太阳底下无新事,无论披着1CO、1EO、STO还是NFT、DAO、Web3的外衣,所有的参与者都畅游在由美国人的最新叙事所主导的旁氏结构中,并逐渐摸索出一套相适应的“运营”规则。

池子里,有理想主义者,有投机钻营者,有韭菜,有骗子,有懦弱的鱼,有目中无人的狮子,有走投无路的野狗,也有一夜暴富的鳄。

所有人互相因为“精神家园”而聚集,然后因为“绿色美元”而割裂;我们高唱着跑了调的自由主义歌谣,吃着胡乱调味的去中心化火锅,坐上了图腾膜拜猴子、狗熊、兔子、狐狸的列车,仓皇逃离一个烂掉了的秩序,在狂奔向下一个西部荒原的路途上学习新的生存法则。

然而,适应,是进步的开始,也是进步的结束。

在这新一出过山车一般的疯狂旅程中,web3的“信徒”们,会给一个“美丽新世界”留下Pak还是Bayc?

或者更多的空气?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区块链资讯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数字观察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ziguancha.com/153875.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