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数字观察首页
  2. 区块链

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宇宙的尽头是房子,元宇宙也不例外?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廖羽

原标题:《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不好意思,我不想聊。”面对《链新》的提问,罗毅(化名)这样说, “这款游戏让我从极客被动变成投机者,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2021年10月28日,一款叫“虹宇宙”(Honnverse)的游戏悄悄开启第一轮内测预约,首批内测用户通过参与官方预约抢号活动获得登录权限,罗毅得知后,好奇之下预约了内测。

“上线送资源还不要钱,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想管他呢,先进场再说,反正没成本。结果注册账号要等,注册之后也要等,据说当时有好几万人在排队,都在等,等分房子。”罗毅说。

这些“房子”是虹宇宙预计发行的虚拟房屋,内测期间,系统会免费、随机向每位用户赠送虚拟房产。11月1日,虹宇宙第一批内测名额终于开放,虽然首批用户只有500名,但并不妨碍几乎同一时间闲鱼上就出现了虹宇宙的“二手房“信息。

炒房,瞬间延伸到元宇宙。

一套虚拟房产,最高叫价50万

虹宇宙是一款由天下秀(600556.SH)开发,类似《模拟人生》的模拟经营类游戏,虚拟房产是玩家最重要的资源,用户可以基于其进行装饰和虚拟社交。天下秀官方资料介绍,虹宇宙预计发行虚拟房屋35万套,其中涵盖了13种房型和5大等级(由低到高分别是C、B、A、S、SS),而内测期间系统会免费、随机向每位用户赠送虚拟房产,共3500套。

罗毅告诉《链新》:“房产数量有限,等级越高,数量越少,内测期间虽然只发3500套,但一般都是高等级,这是很多人拼命预约,抢占名额的关键,我身边很多人都拿好几个手机在抢,包括我自己。”

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11月1日,虹宇宙开放第一批内测用户,虽然只有500个名额,但罗毅还是很幸运的抢到了一个。

“首次登陆之后,就是捏脸、穿搭打造个人虚拟形象,这一套很常见,甚至很多传统游戏做得比虹宇宙精细,比如天刀、剑三,甚至社交平台都做的不错,比如Soul,但虹宇宙的捏脸和换装做得十分粗糙,当时我很意外,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原始的QQ秀画风?”罗毅说。

罗毅介绍,虹宇宙主打玩法就是装饰房屋和好友社交,用户可以在自己的虚拟房产中上传自己的图片和视频,也可以去其他玩家的房子里做客。但这都需要额外竞换虚拟设备,播放视频的虚拟电视机要数百星钻,一张虚拟桌子也需要数十星钻,且平台尚未开通现金充值通道,星钻只能通过做任务积累,这大大限制了玩家发育速度。

“非常尴尬。我进去做完任务得了60多个星钻,买张桌子钱就没了,连张椅子也买不了,只能等任务和出去串门。不过就算串门碰到人互动也只有抱抱、亲亲、碰拳、扇嘴巴四个基本动作,十分简陋。“罗毅说。

从罗毅的体验来看,虹宇宙的画质呈现、运行状态,以及社交和装扮玩法,都算不得特别,甚至十分“古早”。虚拟形象只能“飘着走”,游戏过程中也时常出现卡顿、掉线、加载慢的情况,令游戏体验大打折扣。因此。罗毅初体验2个小时后,便退出了游戏。

“我当时十分鄙夷,觉得货不对板,想着过会儿就卸载”,可就在差不多时间,罗毅刷朋友圈看到有人标价2000元出售虹宇宙高级虚拟房产。“那就是一个S级的房子,我的房子比他的更好,那是不是也能卖?”罗毅如此忖度。

罗毅的想法很快有人着手实践。打开闲鱼,搜索“虹宇宙”关键词,就能看到一个接一个的商品介绍接踵而至,如跳蚤市场一般的热闹隔着屏幕都能感受。

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罗毅告诉《链新》:“虹宇宙不提供玩家之间资源买卖渠道,不管是房产,还是电视、钢琴,都只能通过’赠予‘形式流通,”正因如此,有氪金需要的玩家便就转战其他线上买卖平台,闲鱼这样的平台,因其本身的二手商品专卖性质,很快就成了“虹宇宙资源集散地”。

罗毅透露,“刚开始内测的时候, SS的市场价格只有2000元-4000元,后面急速飙升,一天一个价,没两天就破万了。我当时觉得是个商机,也收了1个近200编号的SS房产和4个编号靠前的A房产,花了1.5万元左右。”

一个持有编号100内的SS级“环海岛屿”的闲鱼卖家告诉《链新》,像SS这样的高级房产,并不愁卖,大多数人卖的是装饰品,比如桌子和钢琴,而优质房产的价格“只会越来越高”。他对于自己手中的数字资产的最低定价是“7.5万包售后”。据娱乐资本论消息,目前编号20内的SS级房产在二手平台的叫价已达50万,但并未达成交易。

据《链新》观察,出现在闲鱼平台的虹宇宙生意,包括但不仅限于出售优质资产、刷访问量、代练、换绑账号、游戏教程、邀请码出售等,此外还有不少批量收购信息。

价值变化,谁说了算?

虹宇宙为何在内测期间就出现高价炒作虚拟房产的现象?这是其真实的价值吗?

一位知名链游投资者告诉《链新》:“对于元宇宙、链游项目的追捧早就存在,对于游戏优质资源的争抢、炒作,虹宇宙也不是第一个,从根本上来说,虹宇宙有现在的热度,很大程度上都不是来源于游戏本身的价值,而是来源于元宇宙概念。”

据《链新》了解,在虹宇宙世界中,虚拟房产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 NFT 资产,基于此,天下秀公司才能总控房产数量和稀缺度,而NFT作为元宇宙的支持技术之一,在很大程度上将虹宇宙游戏与数字资产收集和元宇宙概念联合,给予其炒作空间。

也就是说,虹宇宙的虚拟房产就像之前大火的“加密朋克”、“无聊猿”、“哈希掩码”NFT一样,总数在最开始形成的时候便固定了下来,每一个虚拟房产对应着所有人的身份以及所有权人的权利。

就好像购买无聊猿NFT的人,就会自动成为BAYC俱乐部的会员,拥有了在俱乐部内留下数字涂鸦的资格。而购买虹宇宙虚拟房产的人也有类似特权,他们可以在虹宇宙内的自有房产内有装饰、对外展示的权利,从本质上来说,虹宇宙就相当于BAYC的涂鸦地,虚拟房产既是NFT,也是数字涂鸦的载体。

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当然,虹宇宙既然是一款游戏,内测期间,或许还能因为房产数量稀缺引发炒作,未来35万套虚拟房产如果都放出来,或许会使得其收藏价值下跌。

另外,虹宇宙虚拟房产虽然是NFT,但官方却自动按稀缺度和精致度分为C、B、A、S、SS五个等级,且同类型房屋除了编号以外,并无其他不同之处,这在NFT中是很特殊的。

一位NFT收藏者告诉《链新》:“官方分级就相当于告诉用户,哪个高,哪个低,这会拉开不同等级NFT之间的价格差异,降低了市场对其整体收藏价值的想象空间。而同质化严重且大量存在的低等级NFT,就会沦为白菜价,唯一可比性就只剩下编号,没有多少升值空间,这一点对于无聊猿、酷猫这样已经成熟的NFT作品,是不可想象的。”

最后,将游戏资源当作NFT,这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风险。

原本,类似无聊猿的NFT作品之所以被市场看好,甚至高价炒卖,是因为所有的NFT作品都已经面世,特权也绑定完成,价格就在一次次转手中水涨船高,十分透明。而虹宇宙中的虚拟房产则由官方逐步释出,到目前为止还有一种稀有房产没有出现,特权也会随着游戏的更新、优化而改变。

也就是说,在未来很长时间,平台方是虚拟房产的最大收藏者,特权的变化也由其说了算,在某种程度上,这违背了元宇宙世界去中心化的本质,也增加了玩家的收藏风险。

社交游戏,终点只是炒房吗?

事实上,放眼全球,不论是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还是沙盒(Sandbox),很多元宇宙相关产品,大多都存在炒作虚拟资产的情况。

11月23日,歌手林俊杰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已在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土地,正式涉足元宇宙房产界。据外媒估算,林俊杰购买这三块地花了大约12.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8.4万元)。

11月30日,Republic Realm以约430万美元(约2742万元人民币)价格购入了沙盒(Sandbox)世界中的一块地,刷新全球虚拟土地最高交易额。

观察 | 链游变现,从闲鱼“炒房团”开始?

随着大笔资金注入和名人效应加持,元宇宙“炒房团”的规模越来越大,人们对于国内元宇宙项目的激情和信心并不小。

对比见差异,国内要发展元宇宙社交游戏,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Roblox在招股书中提出成熟元宇宙的八大要素,“沉浸感”和“低延迟”是对技术的要求,其中“身份”和“朋友”是对社交互动的要求,“多元”“随地”“经济”“文明”则是对玩法的要求。

首先说技术。从虹宇宙的画质呈现和运行感受来看,不管是其2D画风还是运行中的卡顿问题,都满足不了成熟元宇宙对于“沉浸感”和“低延迟”的要求,而且其状态十分具有代表性,科技大厂百度今年8月推出的VR虚拟互动社交“希壤”,同样存在类似2D画质、飘行、卡顿、掉线、加载慢等问题。

画质呈现和运行状态直接影响玩家的游戏体验,虹宇宙与希壤展现出的技术问题,直接导致了玩家对游戏开发者诚意的质疑。

“游戏匆匆上线,体验极差,连最基本防穿模的碰撞器都没设置,说明公司本身就拿它作为一个蹭热点的产品,这直接将真正的玩家挡在门外,助长了用户的投机心态。这也是导致希壤下载量暴跌以及虹宇宙内测期间大量倒卖优质资产情况出现的关键原因。”一位虹宇宙内测玩家如此分析。

因此,要想正向发展元宇宙社交,技术必须先达标。而且如果在画质呈现上有一定的优势,甚至直接能够影响用户粘性。以“逆水寒”为例,其在人物建模、光影效果、天气系统等方面至臻完美,仅凭画质便吸引了不少玩家,而链游Celestial中极具未来感的场景设定和道具设计,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上线一周便取得参与锁仓地址23.63万个的惊人成绩。

此外,在玩法层面,希壤和虹宇宙都十分单薄,希壤甚至无法做到与其他人交流,这极大的降低了游戏的可玩性、互动性,让其成为依附于元宇宙概念的产物,无法真正增加用户粘性。

“最容易解决的反而是社交问题”,一位资深游戏玩家告诉《链新》,不管是百度还是天下秀,都有做社交平台的经验,甚至天下秀在十年前就在其产品“火星微社区”中引进了明星入驻吸引用户的方式。

“我记得当时入住火星微社区的明星有杨幂、张靓颖、韩庚,都是当时挺火的明星,社区里的用户可以参观明星们的家,甚至和他们拍照互动,这一套如果放在虹宇宙里一定能吸引很多流量,产生一些新玩法,但目前虹宇宙里最热的用户,只有一个叫‘鱼太闲’的KOL。”

集合传统社交游戏经验、追求多元化游戏玩法、打造最具沉浸感的游戏体验,这三方面是目前国内元宇宙社交游戏下一步最有可能去寻求突破的标的。只有这样,才能打造出真正合格的元宇宙社交游戏平台,让玩家与极客一起沉浸其中。

9月15日,在《链新》主办的“NFT国际观察线上沙龙”中,舟壑资本联合创始人Taylor的一句话十分适用:“NFT炒作抄袭正呈现衰退趋势,不建议跟风炒作。”

本文为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链新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数字观察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ziguancha.com/143389.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